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张继科与丁宁的故事

小魔王要大顯魔威

笑到可能长皱纹了
全运会也过了
又是一片静寂
啥时公开
啥时生娃

ikki:

#流水帳


小魔王和丁寧相處更多些,自然更喜歡丁寧。

在丁寧面前小魔王是個乖寶寶,他睡醒看見丁寧,沒有起床氣的他一般都不鬧脾氣,只會瞇起眼睛對著丁寧甜甜一笑,露出前面兩顆小乳牙,兩隻手擺啊擺,兩條腿划啊划,好不活潑。

他最喜歡丁寧叫他「寶貝」,噔一聲兩隻眼睛便直直望著丁寧,彷彿是回應丁寧一樣。

——媽媽喊我呢!

可是任張繼科怎樣叫寶貝,都沒有收到和丁寧一樣的反應,倒是叫他兒子,還有一點點知道是喊自己的反應。

這種差別,再加上小魔王第一句話叫ma,令張繼科妒忌不已。


於是張繼科一有空閒就拉著小魔王教他說話。

小魔王定不下來,他又在學步的階段,他喜歡在地上爬把任何可觸摸的東西都放進口裡品嚐,他才不願意待在張繼科懷裡學叫一個音。

他在張繼科大腿試圖站著,攀著張繼科肩膀仍然搖搖欲墜,兩條腿晃著發抖一不小心隨時翻到地上,一雙手在他身後護著害怕他一失足掉地上時磕到腦袋。

「兒子看過來。」小魔王的眼睛便朝他看去,「叫爸爸,爸、爸。」

張繼科嘴唇動作變得誇張,但也吸引了小魔王的注意力,小魔王盯著他的嘴,「爸爸爸」的魔音貫耳之下他的嘴開始動。

下一秒,他的手便按著張繼科的嘴巴不讓他說話。


在一旁觀看的丁寧終於忍不住大笑,小魔王扭頭看她,像是在問笑什麼,然後被氣氛感染到自己也笑了。

「好寶貝,來媽媽這裡吧。」丁寧伸出手,小魔王自然伸手討抱。

小魔王一系列反應把張繼科氣得牙癢,他還不能對他怎樣,只怪自己和他相處的時間太少。


丁寧給他說,小魔王早會說爸了,只不過他不在場沒有聽見。

他又接過小魔王,握著兩隻小手搖擺,小魔王樂得咯咯大笑,張開嘴時還形成了口水泡泡,隨著他的笑啵一聲破了。


丁寧和一眾親朋戚友都覺得小魔王是張繼科的複製版,只有張繼科覺得小魔王的嘴巴和笑起來的樣子像極了丁寧,他解釋男孩子長得像母親。

丁寧訝異,「你不打球了眼神不太好了吧?」

在她眼裡小魔王的眉眼是和張繼科一模一樣,張媽媽給她看過嬰孩時期的張繼科,一樣是胖嘟嘟,眼睛睜得大大,十分精靈。

兩人心裡都覺得兒子長得好。

丁寧趁著只有自己在時會把小魔王細皮肉嫩的臉頰親得發紅,一邊誇小魔王長得好看,抱著就捨不得放開。



小魔王在地毯上爬,爬得笨手笨腳的原因是他手裡還拿著一個搖鈴,他還想去抓不遠處的球,他朝著目標爬,就差幾步距離的時候,那個球被不留神的張繼科路過時踢開了。

小魔王當即氣得連喊幾聲「爸」,只是張嘴合嘴衝出幾個音,正好是爸的發音。

曾經桀驁不馴的他,此刻蹲在兒子面前被兒子指罵仍然甘之如飴。



丁寧抱著小魔王在門口等著張繼科收拾好出門。

丁寧對小魔王說:「我們要出去和爺爺奶奶吃飯飯了,想不想爺爺奶奶?」

小魔王懵懵懂懂,當見到背著一個裝滿他東西的背包的張繼科走近了,他只想要掛在上面的奶嘴,伸手摸了好幾次終於扯到了奶嘴的鏈子,他開心得差點讓丁寧抱不著他。

張繼科把奶嘴塞進他口中,輕輕敲他額頭,「別那麼皮。」

但小魔王不以為意,摸摸自己的額頭抓了抓之後伏在丁寧肩膀上。

亦只有這時才令人省心。


每次帶著他出外吃飯都是一場惡夢。

他們圍坐桌前,飯菜還沒上桌,小魔王咬著膠碗看幾個大人敬酒,杯子一飲而盡後又恢復透明,小魔王見狀,也伸手要夠面前裝滿了茶的玻璃杯。

丁寧把杯子拿遠了,以為他想喝水,單手抱著他翻出他的水杯,吸管放到嘴邊他又不喝,偏偏要拿那玻璃杯子。

那倔脾氣不知遺傳誰,想要就要做到的小魔王從嚶嚶幾聲變得煩躁,提起嗓子尖叫發洩不滿,在要往桌上扔手上的膠碗時,被張繼科兇狠的眼神盯著立即慫了,放回口裡咬。

上菜後他更精神,丁寧只好抱緊他不去打擾張繼科吃飯。

張繼科幫她夾菜將碗盛滿了,她仍然沒起筷,整晚滴粒未進只光顧著鎮壓混世小魔王。丁寧給他一條蔬菜棒,安靜了幾分鐘又想吃別的,於是丁寧又給他一條蔬菜棒兩手抓。

張繼科要了小魔王讓丁寧吃飯,丁寧起筷,小魔王便以為丁寧要喂他咯咯地笑,張開了嘴等待喂食。

張繼科覺得好笑,將奶嘴塞進那張嗷嗷待哺的嘴巴,然後被小魔王用舌頭頂出來,小魔王咬著下唇的樣子樣子特別傻氣,被丁寧打趣道:「這是誰家的傻孩子啊。」


不屈不撓的精神是相當令人敬佩,如果用在別的地方相信可以成就一番事業,在張繼科旁邊的長輩也略加讚許,「這娃精靈,我家的娃娃要全家大小哄著吃飯。」不忘用手指捏捏小魔王鼓起的腮。

張繼科心裡高興,「太胖了。」

「不胖不胖,現在正好,會走之後就要瘦了。」

雖然說著他胖,張繼科也覺得他剛剛好,那腳丫子就很好玩。


為了讓小魔王眼不見 心不煩,張繼科把小魔王翻了身正面抱著他,小魔王便只能從側邊的丁寧入手,小手剛伸出去,就被張繼科拍了一下收回來了。

這一下把小魔王拍安靜了,一隻手抓著張繼科的衣服,另一隻握成拳頭放進口中,張繼科覺得奇怪便歪頭看他,只見小魔王含著半個拳頭,以及眼泛淚光飽受委屈的樣子。

張繼科最受不了這副小可憐樣,他不怕小孩子哇哇大哭發洩情緒,就怕兒子這種要哭不哭憋著的表情。

「我錯了,我錯了。」張繼科口中唸唸有詞,親親他的頭頂、掃他背部去哄他,後來又站起來繞著包房轉,帶他去看窗外景色。

他問丁寧有沒有吃的,她看傻兒子已經沒有眼淚恢復方才沒心沒肺小煩精的神情,捏捏他臉頰,說:「你就恃著你爸寵你。」


彷彿聽懂了一樣,小魔王咧起嘴巴笑,他在張繼科的臂彎中捧著一包甜甜的鮮果泥吸啜並且安靜下來。

他一直待在張繼科懷裡,張繼科便沒有再起筷,也不願交給丁寧抱著,不知道堵什麼氣。

後來,張媽媽要看孫子,張繼科才不情不願把小魔王交出去,但小魔王卻不願意,一隻手扯著張繼科的衣服把它拉得鬆垮。

「爸、爸爸⋯」

小魔王會向著他叫爸爸了,他直接把小魔王抱回去,在臉頰啵啵幾下,準備帶小魔王出去逛一個圈。

「⋯⋯」

丁寧無奈,她在包裡翻出一支棒棒糖在小魔王眼前揮,小魔王二話不說就要丁寧抱。

「你讓奶奶抱一下。」丁寧跟小魔王談判。

丁寧覺得兒子還是能聽懂的。

他兩隻手都往丁寧那邊伸,也不管是誰抱他了,拿到棒棒糖之後就待在那個人懷裡舔,典型的被人賣了還會幫那人數錢。

張繼科氣不過,壓著他拿棒棒糖的手,小魔王怎樣伸頭去舔都夠不著,終於哭出來。

張繼科感覺到小腿被輕輕踢了一下,收到了丁寧提醒他收斂的信息,已經把兒子弄哭達到目標的張繼科也收手,「吃吧,就只知道吃。」

疼愛孫子的張媽媽帶著責怪的意思道:「一點大人正經模樣都沒有。」

丁寧卻沒說什麼。


習慣了沒大人樣的張繼科逗小魔王的方式的丁寧心想,得虧家裡只有他們三人,長輩要是隔三五日留在他們家,估計要被氣昏頭。

可丁寧就喜歡看這父子互相傷害吵吵鬧鬧,待小魔王會說話會跑,估不準兩人天天鬥智鬥勇還要把家拆了。

一想到未來,丁寧更忍不住笑,淡淡笑意從眼神裡透露。

「笑什麼?」

「沒什麼。」








我想哥哥

评论

热度(79)

  1. 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双木 转载了此文字
    笑到可能长皱纹了全运会也过了又是一片静寂啥时公开啥时生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