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张继科与丁宁的故事

運動會(婚後)

嗷嗷嗷嗷嗷嗷【捂脸】
果然亲子文我不该贸然尝试
差ikki太多🙈
不行不行太太太好看了!!!!

小旋風🌪:



丁寧檢查小魔王的書包發現了一張通告,白紙黑字上寫著親子運動會的日期時間。

「學校要開運動會啦?」

「運動會是幹啥的啊?」小魔王正在享用他的下午茶,手指沾上了麵包果醬也毫不在意。

「不知道。」丁寧回答。

親子運動會顧名思義是家長帶著孩子一起參與運動比賽,意在讓家長和孩子加深感情,也同時推廣運動強身健體的理念。小魔王第一年參加,但丁寧早就透過比她早生孩子的朋友們了解到這項活動,比起他們當年參加的運動會,更像是帶著孩子遊戲。

她是肯定要去的,張繼科就不知道了,「你去不?」

那邊的張繼科也站在餐桌旁邊,咬著沒烘熱的方包填肚子,問:「幾號?」

「下下個星期六。」

他低頭吃著麵包,似是在考慮時間,他轉而問小魔王,「你想我去嗎?」

「你要去哪兒?」

「運動會。」

小魔王張大了嘴,慌張起來,「爸爸⋯爸爸你不去嗎⋯?!」

「我沒說我不去啊。」

「我和陳小明已經說了,你們都會來⋯」

「陳小明是誰?」

丁寧走過來,替小魔王回答:「他同桌。」

「哦。」

「你是要去的吧?」丁寧再次向他確認,得到了他的允諾,她才在上面打了剔號,然後簽名確認。

小魔王盯著丁寧簽了名字後才繼續吃果醬麵包。

他的習慣是先把果醬舔乾淨,再抹上一次果醬才把整塊麵包吃掉,張繼科每次都要抱怨他很髒,但手又自動接過他的麵包給他抹果醬。

「以後女孩子要是嫌棄你,不跟你交朋友咋辦?」

似乎戳中了他的死穴,這個年紀的孩子最看重的便是朋友,一想到身邊的朋友都要離他而去,小魔王便皺起了臉,站在到底要吃得好還是要很多很多朋友的人生交叉點上。

然而下一秒,他再次展現了笑容,「那我找一個不嫌棄我的小朋友交朋友!」說著他把剩餘的麵包都塞進嘴裡,「再來一塊!」

那豪氣的樣子,張繼科默默把方包收起來放進櫃子裡,無視了身後小魔王「再來一塊」的要求。


跟著他身後一起進廚房的丁寧說:「你兒子長著你那張臉,不怕沒有朋友。」

「⋯現在小孩子都這麼現實?」他以為這個年紀的孩子更注重內在美。

「比大人坦誠,開學那天,他在門口摟著我腰哭時,有小女孩過來牽著他手說:『弟弟我帶你去上課,跟媽媽說再見吧。』」

「然後他跟著走了嗎?」

「沒有,他撒開了。」她記得非常清楚,小魔王撥開了那女孩子的手後把臉埋在她腰間哭,撕心裂肺地喊媽媽不要走。

慘痛程度引來了經過他們的每個家長的打量目光,彷彿怪責丁寧要拋棄孩子不會來接他回家一樣,搞得丁寧十分狼狽。


運動會當日,小公主交給了保姆阿姨照顧,叮囑小公主要聽阿姨的話,小公主也精神奕奕答應了,但丁寧還是隱隱不安。

「你還記得我叫你幹什麼嗎?」

「看書!」

「還有呢?」

「吃飯。」

「還有?」

「看書。」

小公主顯然不記得了,眼見出門的時間愈來愈接近,保姆阿姨也表示她已經放進腦子裡了,張繼科便打斷了丁寧要再說一次的想法,拉著她手臂跌跌撞撞出門口,「有事打給我們。」

「寶貝、再見!」


「掰掰!」小公主給了丁寧飛吻,用來代替吻別。





今天的幼稚園比平日熱鬧,今天作為開放日,大門也由幼稚園老師精心裝飾過,多了一些汽球和絲帶在風中飄逸。

站在大門,已經聽到激奮人心的音樂,他們曾經有一段時間站在這類活動的中心,也已經有一段日子退出了中心點,現在輪到了他們的下一代。

丁寧提到小魔王不愁沒朋友跟他玩,整間學校經過他們的小朋友都要向小魔王打招呼便認證了這一點。

小魔王的魅力不單止在臉上,他的一舉一動總是帶著活力,對人友好又很會照顧人,老師的要求他都主動配合,除了比較會哭,能把其他小朋友帶進去一起哭外令老師頭痛的大毛病基本沒有。


小魔王熟門熟路帶著他倆進去,而一路上不斷有小朋友特意帶著爸爸媽媽過來和他打招呼,給丁寧和張繼科帶來好像兒子是這間學校的老大的衝擊。

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來,張繼科把小魔王抱到腿上,「你好像挺厲害的啊。」

「什麼厲害?」小魔王自己沒意識,四隻眼睛對望了許久,張繼科把他梳得整齊的頭髮揉亂,「沒事。」

丁寧明白他想說什麼,「像你唄。」

「像你吧。」

「嗯?今天你們說的話我咋聽不懂!」小魔王鼓起兩邊臉頰抱怨。


第一個項目開始,父母同是運動選手,小魔王的運動神經自然不比同齡人差,他跑得很快,輕輕鬆鬆超越其他人跑到另一邊,從張繼科手裡拿到汽球後跑回去,將汽球送到丁寧手上。

來回奔跑之下,即使現在秋意正濃,小魔王額上仍然出了一層薄汗。

但小魔王的情緒已經達到最高漲,跑跑跳跳又要離開丁寧身邊,找小朋友一起玩耍,丁寧給他擦了臉上的汗,把小手帕夾在他衣服裡吸汗就放他走了。

在校園裡她不需要提著十二分精神盯著他跑去哪兒了。


上了洗手間回來的張繼科不見小魔王,丁寧也加入了媽媽軍團交流,他按著丁寧給他指的方向去找小魔王,在乒乓球桌邊找到人了,卻目擊他跟別人吵架。

「你是大笨蛋!你是豬!」

「你才是豬!」

「我不是,你是!」

「反彈!」

「反彈不許回頭!」


「喂。」

小魔王沒轉身看他但已經嚇得毛都立起來,立即閉緊嘴巴慫了,對面的小朋友原本不怕的,可是看到小魔王的反應後也察覺出眼前看上去很兇的人,於是轉身跑了。

「過來,解釋為啥罵小朋友是笨蛋是豬?」

「他說我是騙子⋯」小魔王手指揉著衣角邊,「我和他說,我爸爸媽媽很厲害,很會打乒乓球,爺爺是教練但也打不過爸爸,他說我騙人,他爸爸才是最厲害的。」

「然後你生氣了,罵他是笨蛋?」

「嗯⋯⋯」

多幼稚啊。

「張梓曦你聽著,每個人有不同的看法,要是對方不認同你,但你覺得自己沒錯,你就得想辦法說服別人,而不是出口傷人。」

「你罵別人是笨蛋,除了別人也罵你笨蛋外你還能得到啥?是不是更生氣?」

小魔王回想剛才真的好生氣,於是乖乖點頭。

「當初你爸和你媽就用實力說服了全世界得到了全世界的認同,厲害吧?」

「厲害!」

「你是我們兒子就更要明白這個道理,當所有人不相信你,你就把事實打到他們臉上,讓他們不得不服,懂嗎?」

「嗯,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去找他道歉。」

「啊?」

小魔王以為接下來要幹大事了,哪知道張繼科要他找剛才那個人道歉,並且要友善地邀請他過來一起打球,頓時覺得很委屈。

「為啥啊?他先罵我⋯」

「但你也罵他了。」

「那也是他先道歉。」

「幹壞事還有順序?反正你幹了就要去道歉,你不去就不要回來,我現在帶著媽媽回家。」

這邊張繼科還在教訓小魔王,那邊廂小朋友也帶著爸爸過來,道歉。

小魔王被他壓著頭彎腰道歉,但他也要幫小魔王爭一口氣,他兒子可不能隨便被人罵作騙子和豬頭。


突然兩個小孩開始了一局乒乓球賽。

對方的父親比他年輕,言談間張繼科才得知他曾經是省隊的球手,沒機會進國家隊之後便回歸校園了。

張繼科的大名大部分人都聽說過,他是傳奇,是很多人的偶像,這位父親在省隊時沒見過他,沒想到若干年後會在幼稚園裏見面並有了交流。

兩人站在旁邊看他們一個發球,另一個便追著球撿,「您有教過梓曦打球嗎?」

張繼科搖頭,「我沒有,但我爸教他隨便打打。」

「您呢?」

他有點不好意思,「平時有跟他玩一會兒。」

張繼科表示懂了,雙手抱胸指揮著小魔王該往哪打,另一邊也不甘示弱,反正只要把球打到對方那邊,自己兒子不用追著球跑就可以了。

這場比賽吸引了不少人圍觀,家長、幼稚園老師,還有因為他們久久不回來而去找他們的丁寧。


到了小魔王的局點,張繼科便要了一個暫停,他和小魔王說悄悄話,只見小魔王一臉呆滯看著張繼科的手左撇右撇,根本聽不懂。

最後張繼科只能說:「媽媽教你的下蹲發球,記得不記得?」

「嗯。」

「能發出來嗎?」

「嗯!」

「去吧,加油。」


幼稚園擺放的乒乓球是兒童乒乓球桌,比正常的矮了不少,青島張爸爸家裡也有一張,買來給小魔王高興的。

因為張繼科和丁寧不許兩個孩子走專業,張爸爸也只能隨便玩玩。

但不得不說小魔王有運動天賦,他很會模仿,小魔王在電視上看過丁寧的下蹲發球,於是有次發球時自己也蹲下,只可惜打不上球桌。

丁寧看見了便提點了一些,試了幾次他已經可以打在球桌上了。

張爸爸常常說著可惜,偷偷背著張繼科訓練小魔王的基本功,小魔王傻兮兮跟著練不喊苦,於是張繼科即使知道了也裝作不知情。



小朋友沒接過這種發球,一時看呆了漏接球,於是這場比賽小魔王以兩分之差獲得勝利,他驚喜得張大嘴巴,被張繼科推著和對方選手和父親握手。

丁寧也從人群中走出來。

「媽媽!你看見我的下蹲發球了嗎?」

「看見了,比我厲害多了。」

「嘻嘻。」小魔王突然想起一件事要丁寧幫他拍照,他舉著兩根食指指向天空,擺出了勝利的姿勢「媽媽你看,爸爸。」

「⋯⋯噗!」丁寧在這個應該感動的此時此刻,她忍不住笑了。


她連拍了好幾張照片,「回去弄一件球衣給他撕一下。」

「⋯別了吧,求你了別這樣幹。」

「那時候敢撕現在後悔了?」

「不,我做可以,但對他教育不好,他身上只有白花花的肥豬肉是吧,露出來不太好看⋯⋯」張繼科顯然沒有底氣,找了很多不相關的借口,「踢擋板那事⋯⋯」

「那個沒有給他看。」

「那就好。」


最後,小魔王第一次的運動會以圓滿的結局收場,而這場不在運動會項目內的比賽,又為小魔王在幼稚園裡增添了不少聲望。







我要聲明,這時候的小魔王!是小帥哥!不胖也比同齡人高!只是有一個愛黑他的爸比。


很久以前, @heibailaodianying 提議我寫的親子活動,應該是半年前的事🤦🏻‍♀️

评论(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