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张继科与丁宁的故事

成全

一个晚上心理建防,土崩瓦解,哇的一声哭出来,我不要我不要我真的不要。

青梅何所嗅:

     有多久没写文了,不知道,曾经觉得无论怎么描摹,也无法展现那份甜,而现在无论怎么叙述,也写不尽那份苦,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会走,万事万物终究抵不过一个情深缘浅。


      随着幼儿园的放学铃响起,穿着白色校服的小朋友排好队整整齐齐的走出校园,被带到等候区,等待着家长到来。“妈妈”一声略带东北腔调的呼喊,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扑向了一位中年妇人的怀抱,丁宁向老师点点头,笑着帮孩子把衣领整理好,轻声询问:“今天乖不乖呀?”小姑娘笑着将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得意的点头:“可乖了,老师今天表扬我了,给了我三朵小红花。”小手指摆出了三的形状,母女两个一起将眉眼笑的弯弯,她轻轻的点着女儿的头说:“那今晚让外婆给你做锅包肉吃。”说完边拉起女儿的小手,“心晴妈妈”,老师出声喊住母女两个,丁宁拉着女儿走过去,老师不好意思的说:“心晴妈妈,我有个不情之请。”丁宁只是笑笑,不介意的说“没关系,老师你说吧。”“我们下周有个活动,与乒乓球有关,所以需要你出席教孩子打一下乒乓球。”她满脸含笑的答应着“没问题,我下周一定准时到。”“另外,”老师欲言又止“我们想借你的金牌和照片一用,展览在学校的活动室里,用完了就还给你。”丁宁略微思忖,想要推脱,老师反复相劝,最后她低下头,小声说:“可以。”


     告别了老师,领着孩子走出门,小姑娘兴奋的说:“妈妈,下个周你要来幼儿园参加活动吗?”“是呀”“那你们乒乓球队的其他人也会参加吗?”丁宁一顿,笑着摸摸孩子的头,“不会的,这是你幼儿园的活动,其他人怎么可能参加呢。”她一把把她抱起,然后小心的放到儿童座椅上,笑着对她说“今天可是妈妈开车,你小心坐好。”小姑娘听了话突然像想到了什么,好奇的问她:“妈妈,外婆说你学了很长时间的车,可是一直不敢开是不是,有了心晴以后才慢慢敢开了是不是?”她听了摇摇头,纠正女儿“不是的,在遇到你爸爸之前就敢开了。”“那你什么时间不敢开?”她低头,小声说:“在妈妈还小的时候不敢开车,后来长大了,才发现原来开车没那么难,因为没有人接送我了,所以要自己学习了。”


     回到家,她笑着回头问后座的女儿:“怎么样,妈妈开车稳吗?”小姑娘点点头“妈妈,你明明开的很好呀,我一路上都快睡着了。“必须要开稳一点呀,车里坐的可是我的宝贝”小孩子笑起来跟她像极了,看着女儿稚嫩的脸,时光交叠,好像回到了从前,当时年轻的女孩坐在副驾驶上,笑着问旁边开车的男孩:“人家都说你脾气急,开车还挺慢的。”男孩耍酷的摘下眼镜,桃花眼里灿如星辉:“必须要开稳一点呀,车里坐的可是我的宝贝。”她低头笑笑,把思绪拉回现实,抱起女儿:“走吧,我们下车吧,看看外婆做了什么好吃的。”小姑娘扭着身子要下来自己走,家里的门打开了,小姑娘奔跑着扑进爸爸的怀里,男人满脸含笑说:“今天妈妈去接你,高不高兴?”丁宁笑着抢答道:“可高兴了,说我开车很稳。”男人竖起一个大拇指:“我就说吧,你这个大满贯,怎么可能不会呢。”丁宁无谓的笑了笑“是呀,什么事情都得去尝试,以前觉得自己不会,现在看,为了女儿,我真是什么事都要会做呢。”


      晚饭过后,领着小丫头玩了一会儿,便喊她洗澡睡觉,睡觉之前,孩子生怕妈妈忘了,提醒道:“妈妈,别忘了下周去学校展览奖牌。”小孩子都是有虚荣心的,想到小伙伴羡慕的眼神,别提多开心了,丁宁笑着说好,小姑娘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着问:“别的叔叔阿姨不去吗,尤其是上一次那个很帅的叔叔,”小姑娘突然低头沮丧地说:“算了,他不喜欢我,上一次别的叔叔都抱我,就他远远地看我。”丁宁一愣神,原来她都感觉的到,她搂着小姑娘安慰道:“怎么会呢,每个人都喜欢心晴,那位叔叔只是怕生而已。”“真的吗?”小姑娘的郁闷一扫而空,原来不是不喜欢呀,“那我下次见到那位叔叔,主动去跟他问好,别的叔叔阿姨都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那位叔叔家的是小妹妹吗?”丁宁看着孩子的笑脸,耐心的哄到:“好了,下一次见到他你就知道了。”“可是那位叔叔很少参加呀,不过我在电视上经常看到他,他家的阿姨好漂亮呀。”丁宁脸色一变,随即恢复了正常:“既然心晴那么喜欢那位阿姨,下一次去找她玩吧。”心晴看到了,调皮的一笑,滚进妈妈怀里:“阿姨再漂亮也比不上我妈妈,我妈妈最美了。”


      哄睡了女儿,她来到了储藏室,那里专门摆放着她的各种奖牌,证书,她打开灯,光亮有些刺眼,她朦胧间看到墙上映出的青葱少年,2011年,她第一次拿到世锦赛冠军,意气风发的举起奖杯的一瞬被永远定格,她走过去,手指想要触碰,又颓然的收回来,拉开第一层抽屉,那里整齐地摆放着她世锦赛的奖牌,手指轻轻触碰上面雕刻的文字,低头,合上。“你在找什么呀。”门口传来丈夫的声音,丁宁回头说:“今天孩子的老师说让我找找以前的奖牌,有个活动要展览。”丈夫笑了笑说:“那你能找到吗,找了这么长时间,不会找不到吧。”“怎么会,我现在都是孩子的妈妈了,什么东西都找得到。”“好好好,那你赶紧找完了睡觉吧,明天还要送宝贝上学呢。”她笑着答应了。


      吃完了早餐,女儿嚷着要吃蛋糕,丁宁拒绝了孩子的要求,吩咐丈夫帮他把盒子搬到车里,交给老师,女儿好奇的跑过去,站在凳子上打开盒子,问道:“妈妈,这个这么瘦的阿姨是你吗?”丁宁佯装生气的问“不是我,还是谁?”丈夫笑着过来给女儿解围,“让我来看看,这是你妈妈2011年的,当时你妈妈第一次拿到了世锦赛女子冠军,那时候才21岁。”“妈妈是女子冠军,那男子是谁呀?”“是你继科叔叔呀”丁宁笑着回答,“哦,就是那个很帅的叔叔吗?”小姑娘豁然开朗,”妈妈,那时的继科叔叔一定和你一样年轻。”然后催促道:“爸爸,快帮我把箱子抬进去,我今天要让静静他们看看我妈妈年轻时候的样子,还有电视上那个很帅的继科叔叔是和我妈妈一起拿的冠军哦。”丁宁望着小姑娘随着父亲坐上车,在车里跟妈妈挥手告别,然后飞驰而去,就像他们的青春,他们的岁月,一骑绝尘,电视里正播着他最新参加的一档娱乐节目,他最近领着儿子参加了一档真人秀,这一次带着妻子和孩子一起做宣传,夫妻两个人在里面回忆着生活中的甜蜜,惹得大家艳羡连连,一样的桃花眼,一样的英雄气概,只是再也没有年少的轻狂,好像都一样,又好像都不一样了。她转头望着餐桌上父女两个留下的碗碟,你看,原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我,也能为家里人做出一顿美味佳肴了,原来不敢开车,一定要你陪着的我也能独自接送孩子了。酷爱甜食的我为了孩子戒掉了美味,曾经不能触碰的疼,如今也能风轻云淡的跟孩子提起,而你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带着别人分享着自己的甜蜜,你有一个儿子,我有一个女儿,也算一儿一女了,这样也很好不是吗?丁宁莞尔一笑,仿佛是青春的模样。


     你看所有的一切都会过去,遗憾不也是一种成全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把他们两个的名字放在一起都成了一种罪过,最后一次写文,脑子其实乱的很,我其实最不会写的都是悲剧,他们两个一直是骄傲的人,我写的也不尽如人意,可是还想发上去,只是想给自己一份交代,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虽然不是圆满的结局,这一次终究曲终人散了。


 



评论(10)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