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张继科与丁宁的故事

科以远方来叮咛
之思念的阴晴



十一月二十六

丁宁从后排抱着一大捧玫瑰花,摸着黑从观众席侧的小路往前走。

前方许昕已经牵了姚彦的手,把她从观众席拉了出来。

丁宁在与他们相距十几米的地方站定
看着许昕慢慢蹲了下来

眼前是模糊的,耳边嘈杂,却依旧能够很清晰地听到许昕的每一句话,
丁宁抹了抹眼睛。

真好,她幸福真好。



戒指套上,点水一吻,丁宁便将那99朵玫瑰塞向自家闺蜜。姚彦见她,欣喜极了,没想到转天有比赛的她会出现在这里,抱紧便不松开。
还是丁宁先掰开了她的手,提醒她别忽略了她家男人。

这一场演唱会的高调求婚,许昕已经密谋了几个月,丁宁也跟着出主意搞落实。
但即便所有的流程都已了然,真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年少相识,她见证了太多他们的故事。
彼此初恋,心意互许,她真的很羡慕。
今天她最好的朋友终于定下了归宿,她的良人会对她一世呵爱,他们会一生幸福。她真的太为她开心。

而她呢,她的幸福会有这样完美的结果吗?


散了场,三五好友便约了常去的酒吧,好好地庆祝开心。

“诶徒弟”许昕搂着姚彦的肩,笑的一脸八卦,“你和继科啥时候啊”

“什么啥时候”丁宁眼睛眯眯地,笑的纯良,又开始装傻

“别装傻,诶嘿”
许昕笑着和姚彦对视了一眼,把手里的酒杯放在了桌上,
“你俩打算啥时候公开啊”

“这不没想好呢吧……今年够呛了吧”丁宁抿了口酒,表情没变。

“你俩也是哦”姚彦用食指指甲敲了敲桌子,看着丁宁,“快点吧”

丁宁又露出了招牌笑,

“诶诶诶行嘞”


笑笑闹闹就到了11点多,丁宁明天还有早班机要赶便先回了酒店休息。
酒吧与酒店相隔不远,丁宁决定步行。

没走几步,就看到迎面走来了一对儿情侣。
女人的手一只插在自己的口袋里,一只与男人的手一起插在男人衣服的口袋里。天气挺凉的,两个人靠的紧紧的,脖子缩着,下巴小部分埋进了围巾。
匆匆地赶路,但也说着话,脸上是幸福的笑,

“好冷啊”
“我给你捂捂”
“哇你手怎么那么热”
“嘿嘿暖和吧”
“今天加班时间长,你在楼下肯定等久了吧”
“没有,就一会儿”
“天那么凉,你在大厅等我时冷不冷”
“只要想到马上能见你,就不冷了”
…………


丁宁从他们身边擦肩,听到些片段。
都是些情人的情话,甜的腻,当事人却很受用。
刚才不冷,现在她觉得自己有点冷了。看着远处的路灯被拉的细长的影子,昏黄的灯光也没有暖意。

她想起24号晚上他带着全是歉意的眼神说他27号可能回不来青岛。还想起自己笑着说本来周日民政局也不开门啊。

那就改期吧,也不急于一时啊,
她当时这么说。
现在想想也挺想要那张纸的。



张继科儿,
我好想你。
我想现在就能见到你。


回了酒店,一通电话准时打来,来电显示的图片是里约时穿着私服的两人在耶稣山下的重游合影。

“喂……”

“宝贝儿,想我了吗”张继科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好听,低低地,有着雄性原始的征服感。

“想”丁宁拉了长音,撒娇意味十足。
她的确很想,但不是这种羽毛搔过的心痒,而是见不到又极想他的那种郁郁。她并不想告诉张继科后者。

“今天终于把姚胖嫁出去了”丁宁接着说,“你不知道那场面,师父搞得太轰动了。我在旁边都被感动到不行。”

“嗯……挺好”张继科也没什么想过多评价的,“明天青岛的比赛是吧”

“嗯,早上的飞机”

“好好打”张继科顿了一下,呵呵地笑了几声,“咱妈说大舅二舅和大姨都特地买了票去看你比赛”

“什么?”

丁宁瞬间从悲伤的情绪中抽身,
“天哪,大舅二舅大姨要来”

“对啊”张继科还在那头笑,“咱爸妈说也要守着中央五看直播”


丁宁心上落了块巨石,
“这……这弄得我压力好大”

“我老婆怕啥”张继科再那头比划了一个手刀,“不就一个齐鲁吗,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丁宁脑子有点懵,

和他简单地又说了几句就赶紧爬上了床。



可不能丢人
这五个字在她意识混沌前在脑海里分明如星




----------------------


第二天

丁宁穿了最显气场的私服壮胆
毅毅然来到了他的家乡

纠纠结最后还是抹了发胶

【唉,为了比赛别管女不女人了】

也不知道是福地的福气还是自我的积淀,
丁宁打的格外顺手,
对阵武扬,对阵自己最怵的削球,
她也分分钟直落两局

第三局她刚刚反超,打至7-5,
就听观众席有个男声,

“张继科”

丁宁面色不动,心里波涛翻滚。

天哪,这是大舅还是二舅!
张继科来了?他不在做节目嘛?!

就这一晃神,输了第三局。

虽然后面她与队友出色的发挥与配合使首钢3-0零封对手,
但丁宁还是把这一盘的失利通通记在了自家男人的账上。




晚上
前几天本来决定在青岛多呆一日的,看看公婆和亲戚,毕竟张继科28日才回北京。
可张继科这一改航班,丁宁这心里也抓心地等不及,
临时起意又打算明早飞回北京。

给小杜买了蛋糕,给她唱了生日歌,没吃几口丁宁就拿起了外套。

“诶,ling姐你去la里”

——“杜杜啊,大了一岁就该多吃点,来丹丹姐给你夹这个尝尝……”

丁宁讪讪一笑,
“杜杜,姐今晚有点事昂”
回身目光寻了一遍全桌,
“慢慢吃啊!都多吃点!”

丁宁长腿如飞,出门之前还是听到杜杜小声对丹丹说,
“你们li为我不造吗……嘿……ling姐肯定是去zang哥他家啦……”

——“吃你的菜!快快快……”



丁宁提了箱子里准备好的礼物,去了家里。
公公婆婆很是开心,见到她都乐的合不拢嘴。

“宁宁啊,今天的球我和你阿姨看了,打的真不错!”
“嘿嘿嘿,谢谢叔叔,今天运气比较好,青岛可真是我的福地”

“福地好啊!赶紧嫁过来,我和你阿姨都盼着你们俩人快点成家呢”
“嘿……这事儿吧,我和继科儿还得好好计划下,可不能草率不是嘛!您们啊,就放心好啦”

聊到挺晚,张继科父母都极力留丁宁住下,但丁宁考虑毕竟没有过门,这样住下还是有些不妥,就好言婉拒决定回酒店。




在酒店的床上,
丁宁看着自己的屏保,痴痴地笑的开怀


帅哥,
等着我,可想死我了!

评论(106)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