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张继科与丁宁的故事

科以远方来叮咛
之迷雾弹后的真相


十二月


“累死我了”
丁宁进了家门,嘟着嘴,把包挂在了门口玄关的挂钩上。

瘫在沙发里看着足球直播的张继科一听见她的声音,便立刻笑着抬头看她。
她没有卸妆,依旧保持化妆师的成果,肤若凝脂,唇绯娇嫩。
看的张继科心里咯噔一下,好不容易才回了神,
“累了?过来我给你揉揉肩”

丁宁听话的走了过去,倚进了张继科的臂弯里。
他迟迟没有动作,丁宁奇怪地回头看他,却跌进了他深深的眸子里,
“看我干什么啊”

张继科一勾唇,瞬间偷了个香,
“看我老婆怎么那么好看”

“不正经”丁宁回过了头,脸有些红。一双大手抚上了她的肩,手法娴熟,力度适中,她闭上眼睛,跟着他揉捏的节奏晃动。

捏了几分钟,肩膀轻松许多。张继科把丁宁往后一带,圈在了自己胸前,嘴凑近了她的耳朵,
“明天和我回青岛,给妈过生日”

丁宁刷的睁开了眼睛,
“妈——啊不阿姨的生日我也去?”

“儿媳妇当然要去了”

“不好吧……太明显了,上次郑州行咱们已经被那群小机智们扒的什么都不剩了,这让他们再知道我不在北京。这这,这咱俩和公开有什么区别?不行不行……”

张继科没有说话,像在思考
右手覆上丁宁的右手,他的温热她的微凉,刚好中和的舒适。
他一下一下地把玩着她的手,
“诶,楠姐!”

“楠姐?楠姐怎么了!”丁宁不解,看着他。

“呵呵呵”张继科有些得意,声线低的先天优势让他的嗓音充满磁性,
“叫声好老公我就告诉你。”

“哼”,丁宁作势要起身,
“爱说不说”

他手一勾一揽,把刚站起的她又拉坐下来,手刚好到她腋下,恶作剧地呵她的痒。
丁宁天生怕痒,被他一撩拨笑得不停,“别……哈哈哈别闹了张继科儿……哈哈哈……别别……张继科儿……好老公好老公……”
她怕痒地向后躺躲,张继科趁机进攻,最后竟伏在了她身上。他像个小时候欺负喜欢女孩儿的坏小子,满脸的笑和幼稚,直到听到满意的答案,才收住了作祟的双手。

“让楠姐发张你在训练的图片不就好了,谁都会以为你在北京”

丁宁缓了口气

气喘吁吁,脸绯红地可爱,瞪圆了眼睛看那个得逞正得意的男人,咬牙切齿,
“这方法可以。但是——

今晚你只能,睡,沙,发!”



说完猛地起身,跑进了卧室,砰地合上了门。
徒留张先生得意脸秒变拒绝脸的五彩缤纷的表情。




转天,火车上,

“诶诶诶,张继科儿,你说这样不会有人认出我吧”
丁宁穿了一身黑,帽子压的低低的,口罩捂得严实,小声说。

“不会,你都打扮成这样了,我都认不出你了。”
张继科一想到带媳妇回家心情愉悦极了,口音都带了些青岛味儿。

丁宁用帽子和口罩中仅有的一丝缝隙挒了他一眼,幸好自己眼睛不大,眼刀子还能飞的出去。

张继科一看媳妇不乐意了,赶紧圈进怀里,好生哄哄,
“宝贝儿,别生气嘛。这样啊,我跟你说说一会儿的安排。

这趟车到济南站。我从车站直接去鲁能那儿处理那事儿,你呢拿着早上我给你取那票直接坐火车去青岛,我托大东在青岛火车站那儿接你。

大牛拉你直接回咱爸妈家,我处理完也马上赶回去,在家会合。

Ok不?”



丁宁心里记下了,却把脸一扭看向窗外,佯装还在生气。
张继科一瞧,赶紧站起身,从头上储物架的包里掏出了提前准备的一大包零食。

“你看你看,浪味儿仙吃不吃!”

丁宁:……

“诶诶诶,这是黄瓜味儿的薯片诶,不吃我吃了啊!”

丁宁:…………

“啧啧啧,沙琪玛,果冻,巧克力,哎呦这还有一瓶小茗同学——”

“原谅你了原谅你了……”
丁宁忍不住转身,把一大兜零食,抱了过来,放在自己腿上,
“就这一次啊,下不为例!”

张继科倚在座位上,偏头看自家媳妇摘了口罩,吃的可爱极了,嘴一动一动的,还还不时地喂自己一片。
一高兴,又一次笑成了核桃。



到了济南站,两人暂时分开。
张继科前往鲁能俱乐部处理事情,丁宁坐上了前往青岛的列车。


青岛,家中

“叮咚”
“来了来了”

“诶呀,宁宁来了啊,快进来快进来。科子他爸,你看看谁来了!”

“阿姨好,阿姨生日快乐”丁宁笑的甜甜,把刚在楼下买的水果递给了科妈。看见了科爸,又是甜甜一笑,“叔叔好”

“诶,宁宁,过来坐过来坐!”

三口坐到了沙发这边,一搭一搭地聊着,大概是科爸科妈问,丁宁回答。诸如两个人在北京过得还行吗,冷不冷,吃的怎么样,什么时候领证之类的事。

没过多久,又是一声门响。

“阿姨,我去吧”丁宁笑着阻了下科妈要站起的动作,哒哒地跑去开门。

科妈笑着和科爸点了点头。

“张继科儿,来来把包给我吧”
“没事儿,我拿的了”
张继科从外面回来还带着凉气,不让丁宁凑他太近。

“爸,妈,我回来了。”张继科在玄关换了拖鞋,牵了丁宁的手往客厅走来。
一大捧花明晃晃地惹眼,张继科塞到了母亲怀里,
“妈,生日快乐”

科妈感动的笑了,伸出手摸了摸儿子黑了不少也沧桑了不少的脸,
“谢谢我的好儿子,妈真高兴”

四口又谈天说地了些时候。
一会儿,张继科就有事先出去了。
快六点,丁宁依照张继科的安排,带了他父母来到精心选定的酒店。


点完菜,张继科给母亲来了电话,让他们先吃,科妈不禁有些遗憾。
酒过一巡,知道内情的丁宁看了看表,有些小紧张,有些小期待。

七点,准时,
张继科从外面推进来了一辆摆有生日蛋糕的餐车。
惊喜是张继科下午跟人定好的,买了蛋糕,让酒店准备了餐车。
刚刚趁点菜的功夫,丁宁又趁机与张继科会合,把让张继科捎来的花剥开,将花瓣环摆在蛋糕周围,更添惊喜之精美。

这套路,是有故事的。两人看了眼成品,望向对方,四目含情。



科妈被惊喜深深地感动了,这一份惊喜,凝着两个孩子的孝心。
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有这么好的儿子,还多了个这么好的儿媳。
大飞和大东也随着张继科进来,给科妈送上了礼物。

一桌六人终于把酒言欢,酣畅淋漓。

九点多,他们才从酒店出来,大飞为了行车安全,特意以茶带酒,将科爸科妈送回了家。

随后,也将张继科丁宁送回了他们的小家。


一天奔波,明日还要赶回北京。疲累的两人回家就赶紧洗漱休息。

卧室的台灯幽幽亮着,丁宁倚在张继科的怀里,
“继科儿,阿姨今天好开心的,你应该多陪陪她”

“妈是看你来了才这么开心的”

“油嘴滑舌”丁宁往下错了错身子,头枕在了枕头,嘴角上扬着。

“诶宁宁”张继科低头看她
“嗯?”丁宁仰脸

“别叫阿姨了,那是咱妈”

“这不还没领证呢吗”丁宁有点羞了,往被子里又隐了隐。

他俩盖的是一床羽绒大被,她的腿无意间就碰到了他的腿,比她的烫的多。

“早晚要领,就是个形式。你是我的人,我妈不就是你妈吗?”张继科的手揉搓着丁宁耳珠,声音低哑地性感。他把腿往丁宁那边移了移,烫的丁宁又往床边挪了挪。

“流氓!!明早还要早起呢,早睡吧!”
丁宁一下子把被子扽起,蒙住了头,声音闷闷的。



“好啊,一起睡”

张继科呵呵地低笑两声,一掀被子,也钻了进去。



评论(85)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