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张继科与丁宁的故事

科以远方来叮咛
之等不及的陌上花开


✨感谢 @super猪圆圆🙋🏻 童鞋指正,发烧后最后不要喝鱼汤哦🙈我改成了鸡汤,嗯,顺便换了个梗,希望你们喜欢😉
Os:回归了正常甜度的科以远方,请放心品尝🍭这是少女的现实向系列第一次超过现实发展,因为这将是四级考试前的最后一更,源于少女必须要闭关了😭不要太想偶呦😘


十二月

滴滴滴
屋里的座机响了

丁宁费力地抬起了眼皮,滚烫的皮肤离开被子接触到微凉空气的一刹,她还是抖了抖。

“小丁,好点了吗”

皱着眉,丁宁撑着床侧坐了起来,被子从胸前滑倒腰间。睡衣沾染了热度,在身上丝毫不起御寒之意,丁宁,右手拿着电话,左手抓来了椅子里的防寒服披上。
“……应该……好点了”
“那一会儿下来吃早饭吧,喝点热粥”
“诶……好”


挂了电话,丁宁拍了拍自己烫手的脸颊,一掀被子下了床。踉跄,腿一软她手撑住床头才勉强站稳。

甩了甩头,穿好防寒服,向盥洗室走去。

站在镜子前,丁宁看了看玫瑰色的脸,暗暗庆幸此刻张继科不在身边。

张继科,
又想到了昨天的梦,已然记不真切,却堵在胸口,让人呼吸困难。
用凉水拍了拍脸,任凭毛巾胡乱地在脸上肆虐。

哒哒哒,手边的手机显示了视频聊天请求,丁宁把毛巾一扔,心咯噔一下。

说曹操曹操到,绝对不能让他看见。
急匆匆地按了拒绝。

熟悉的异乡人旋律响起,他打来了。

丁宁无奈地扶额,接通。
“开视频”简短的三个字,不容拒绝。
“我刚起……现在太凌乱”她的嗓音哑的较昨晚更甚,声音又虚又小。
“你哪天早起不凌乱?我不都看过。”张继科不依不饶,声音多了严厉,“开视频,快点”
“诶——”

张继科挂的措不及防,丁宁嘟了嘴。
霸道。

视频请求再一来,她只得接通。

张继科心里一抽,果然。
她脸都烧红了,眼睛也是肿的,额前半干的刘海儿还挡了眼。

“丁宁”低低的两个字音,男人的心疼百转千回。
“就说不让你看”丁宁扯了个笑。嗯,不管现实还是梦里,都是这张熟悉帅气的脸。这是她的男人啊。

“如果中午之前烧不退,你就给我退赛回家”男人不容置疑的声音硬硬地传来,一下子钻进了丁宁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以前那么多次的低烧不止伤痛缠身,她都咬着牙硬扛了过来。如今一句“回家”,让她酸楚地想落泪。年少离家的逐梦之路,母亲同为运动员的教诲,都是让她冲让她拼让她寻找极限。
而今生终于出现了一个为她掌灯,等她归家的人,不善言辞,却目光诚挚一如初见的少年。多年不解的深情,终究是她的依靠和归宿。

看丁宁愣了神,男人急了,以为她烧的迷糊,“当?当!听见我说的了吗”

啊,丁宁回过神,“听见了”
她给了他一个明媚依稀的笑。


几句结束了对话,丁宁整理了一下就去了餐厅。
高烧不退,愈演愈烈,丁宁已经看不清飞来飞去地白球,眼花的昏沉。

趴在休息室的床上,丁宁依稀记起了2015年的张继科。
呵,你看,这样的事咱俩都能同步。

陈指导坐在一旁,发着微信。
“陈指导,丁宁还烧吗”
“还烧,高烧不退,我们在跟这边的工作人员商议比赛的事”
“还交流啥啊。吃药了吗”
“现在不能吃”
“我cao。没吃药?”

陈彬叹了口气,他了解张继科的脾气,他也能懂张继科的心情。

“我们决定,要是一会儿她烧再不退,就退赛”





丁宁退赛了。

张继科看着新闻报道,点了根烟。手机锁了屏,被抛到一边。他站起身,走向阳台。

张继科,你他妈就是个孬种。为什么不敢飞过去?
你他妈就是个傻弊我cao,崴什么脚!要不你现在就在她身边,不会让她一个人在那边。
妈的,废物。

一想起她与他15年如出一辙地趴床姿势,张继科一提伤脚,狠狠地踹向墙角。

疼吗,
让你记住。


根据队里的安排,丁宁在那边接受药物治疗。但初期只是退下了高烧,低烧徘徊依旧。
张继科时刻关心着动态,心提提着。

作为总教练,刘国梁这次很满意张继科的沉默。他成熟了,真正地从一个张扬的男孩变为了一个稳重的男人。
然而他同样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心急如焚。

丁宁执意不搞特殊,不愿提前回来。便等到了12号与大部队一起凯旋。

下了飞机上了大巴,舟车的劳顿让丁宁又头疼不已,靠进椅背闭上眼。
晃荡的车感觉慢慢停了下来,周围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大了起来。
“哎呦,继科儿可以啊,堵到这儿了”
“我去,这刚出机场口啊”
“哇……你看科哥好帅啊!”
……

迷迷蒙蒙间,丁宁感到有人走近了自己,熟悉的味道,安心地让人想哭。

“宝贝儿,我们回家”低醇的嗓音男人极了。
“嗯……”丁宁半睁了眼睛,看到他刀刻般的轮廓。伸了手,让他拉她一把。

却不料猛地腾空,被人打横抱起,丁宁猛地清醒,睁大了眼睛,“腰!”
那男人却呵地一笑,“没事”

就这样,丁宁晃晃悠悠地被他抱下了车,走了几步,被他小心地安顿进了他的车里。从大巴车底取了她的行李装进后备箱,他朝车上的司机与队友招了个手,致了意,便绝尘而去。

到楼下,张继科先把行李搬上了楼。
再回车里,要依旧打横把丁宁抱起。
丁宁怎么会让,她不轻,她可舍不得他的腰。
好一番争执,张继科才同意让她下地走。

不曾分开的双手,一路紧紧地十指相扣。进了家,丁宁就被催促着脱了外衣鞋子,赶紧回屋休息。

躺在他俩的大床上,丁宁特意躺在了他那头,把自己裹成了个卷,被子上全是他的味道。
丁宁甜甜地笑了起来,偏头,看阳光打在纱帘上,映了些窗外的树影。

扭换了方向,可以看见高大的男人系着自己的叮当猫围裙在厨房里忙着。

估计在给我做好吃的了。
丁宁呵呵呵地笑出了声。

厨房里的张先生听到笑声,把刀放在砧板上,手抹了抹围裙,朝卧室走了过来。

丁宁听到脚步声,赶紧装睡。

他走进,
没有拆穿伪装的她,
施施然低了身子,在她未覆刘海儿的光洁额头上深深一吻,
就感到一双手攀上了他的脖子。

“张先生偷亲人家,被发现了哦”丁宁眨着眼睛,月牙般地好看。
“呵……”刚刮了胡子略显年轻地张继科咧了嘴笑笑,声音低了低,“不听话,让我担心坏了”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你该庆幸你现在好些了,要不我就把你零食都扔了”

“张继科儿!你没有人性!”丁宁嘟了嘴,“你这是浪费!”

“浪费也比你吃了上火强”

“我跟你有代沟!”丁宁气哼哼地别过脸。嗯~吸了吸鼻子,丁宁没骨气地又乖巧的眨着眼睛扭了过来,

 


 

“你给我做什么啦,好香啊”

 


 

张继科用脑门顶了顶她的额,“小吃货”

 


 

“到底是什么啊”丁宁闭上眼又吸了吸鼻子,“是牛肉,啊不,是鸡”,睁开了眼睛,手从被子里出来轻轻拽了拽张继科的衣袖,可怜巴巴,

 


 

“我饿了”

 


 

张继科的桃花眼狡黠的眨了眨,“一会儿就好。”

 


 

站直身体,向门口走了几步。忽的又转过了身,眼睛里波光明灭,

 

“我先喂饱你,你再来喂饱我。”

 




评论(93)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