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张继科与丁宁的故事

【Ⅵ】Will you still love me? I know that you will.


Os:流水账预警!

领证那天清晨五点,张继科就幽幽睁了眼。
微起身按亮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下时间,随即一掀被子就下了床。

许是感觉到了床的吱呀响动,床右侧乱蓬蓬的小脑袋往枕头里又蹭了蹭,伸出左手向后无意识地探了探,摸到空掉了的半床大被子,使力往自己身后塞了塞。

后背冷?张继科笑了笑,又微弓下腰用被子把她身后塞实掩好。

几步走进盥洗室,看着镜子里打着赤膊的自己,暗暗挑了眉。漱口刷牙,用剃须刀刮了刮略显邋遢的下颌,剃须刀的声音哄哄轻响,待停下,镜子里依稀是那不过成熟了几分的当年少年。

再一次被自己的帅气折服,张继科冲着镜子里的自己飞了个桃花眼,啧地一咧嘴。

转身出门,看到床上的小鼓包纹丝没动。

走近,低身,“小懒蛋,起床了”
好听的男低音打着转儿钻入了丁宁的耳朵,丁宁哼唧了一声,苏醒的几分意识好像衡量了一下睡觉和男色哪个重要。
坚定地翻了个身,卷着一床被子轱辘了几圈转到床左。

张继科直起身,无奈地叉了腰,看着这大个儿卷。
唉,心里叹了声气,又顺着床沿走到左侧,低身,
“小懒蛋,真该起了”

嗯,丁宁哼了一声。

看她不为所动,张继科有些嘀咕是不是昨天晚上自己有点猛了。毕竟平时丁宁不算一个爱赖床的人。

想了想,舔了下嘴唇,他又低了低身子,把嘴凑到了她耳朵边,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廓,又往她的耳洞里吹了口气。

丁宁怕痒,懵懵地睁了眼,瞪了他下。

看她睁眼,张继科又露出了核桃笑,把额头贴上了她的额头,好闻的薄荷清香萦绕在两人鼻尖,“宝贝儿,起了。咱不说要去做第一对儿领证的嘛”

嗯。丁宁又哼了一声,从被窝里慢慢抽出两只手,环上了张继科的脖子。张继科的双手托住她的背,圈在怀里,一下子把她抱坐了起来。

这是她一贯的起床动作。他是这么宠她。
贴着他的肌肤,丁宁清醒了几分。
想起昨晚上的疯狂,又清醒了几分。
红着小脸,嘟起了嘴,别过脸闭上眼不看她。

看着有点起床气的自家媳妇,张继科心情大好,伸手过来拉她。

丁宁看他一脸得逞,也不懒与他作气,把手交了去,挪了挪也下床去洗漱。



洗漱完毕,两人又换了昨天就准备好的衣服。一水儿的情侣白衬,因为他们的身材显得格外好看。

悄悄地从后门进了民政局,找到了拜托的朋友。他们粲然一笑,红底白衣,钢戳盖落,哐当,缘定今生。避开了正常开门时间的门庭若市,大满贯夫妇秘密而又顺利地合了法,张继科先生也终于成为了有证驾驶的老司机。

领完证,俩人又去旁边的公园走了走,公园里大多是起早锻炼的大爷大妈,也少有人注意这对儿清俊的小夫妻。
丁宁把手揣进了张继科的衣兜里,与他的手相握,温暖有茧的大手包了她手大半,心安又幸福。
俩人就像普通的爱侣,踏踏小径,一搭一搭地聊着。不时是丁宁的笑声,伴着几声低低呵咳。

出了公园,两人又去看了新上映的电影。忙碌的周一上午,包下整个厅,种种都提供了清净。

逛逛转转,看看吃吃,中午张继科带丁宁去吃了她最喜欢吃的那家。两人没带帽子口罩,自然引起了轰动。两人也不再避讳,不再闪躲,牵着手一路微笑地致意惊诧的人流,进了定好的包间。

怎么出来的?丁宁躺在沙发上,眯眼笑了笑。张继科儿还挺神机妙算,带自己从后门开了溜。一路飞跑,一路笑,两人衣角发丝狂飘,像极了私奔。

直了直腿,丁宁伸出右手,晃了晃,看阳光从指缝间泄下来,带着微微橙黄,映得指侧有条光带,亮亮浅浅。

很暖,阳光很暖。丁宁幸福地眯起了眼。
右手被人握住,十指相扣,拉回身侧。头下的腿动了动,丁宁感觉前额一湿。

“别玩了,睡会儿午觉,下午咱还要去接爸妈呢。”


🌟Ps:肚子痛就回了家,躺在阳光晒得松软的被子里幸福得莫名。纱帘透着光,整个屋子都是米黄色的,让人慵懒得惬意。偷的备考半日闲,来来来,熬个糖吧✨

评论(67)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