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张继科与丁宁的故事

科以远方来叮咛
之诱惑



一月
“这个不行”
“内个啊……不行不行太丑了”
“这个绝对不行!这漏的,跟破鱼网似的……”


“……张继科儿你有完没完!”丁宁顶着一头的黑线,转过来和兰玉陪着笑脸,“别理他,他就这样,直男审美。”

“哈……”兰玉也有点尴尬,
不过突然好像懂了什么,捂住了嘴悄悄靠向丁宁,“他是你男朋友?”

“不不不……你从哪听来的”丁宁连忙摆手。

兰玉向后仰了仰身子,一脸我已了然看你演戏的表情,转头又看了看张继科,“爱美之心人都有,宁宁身材那么好,你为什么不让她穿啊?”

“身材好也不能穿成那样儿啊,这别的男的都看见了”

“别的男的……哦……”兰玉拗圆了嘴,眼神慢慢回瞟丁宁。

“……姐,啥都甭说了”
丁宁一脸大义凛然,把那套成衣从衣架上取下,比至胸前,“咱就这套了!”


“诶丁宁,啧,不行我不允许!”
“丁宁你听见没有!”
“当!诶当!”……
无力的威胁零落散在丁宁去试衣间的背影后面,显得张继科格外凄凉。


哗啦,帘子开了。
张继科抬起了看手机的头,呆怔怔的说不出话,咕咚咽了口口水。
丁宁的身材好,他当然知道!但他不知道一向走清新路线的他家女人能这么……性感!若隐若现的大白长腿,隐约诱惑,撩人犯罪。
张继科觉得有点燥热,松了松领口。

看张继科面无表情不置一词,丁宁心里也七上八下的。左右看看,没有人,几步走过去戳了戳他,“诶,怎么,不好看嘛?”

“咕咚”……“好好……好看!”张继科看着她,扯了个别扭的笑。

“真勉强……”丁宁哼地转了身,走去兰玉的办公室。




————————


唉。

丁宁坐在台下,有些惆怅。挠了挠头,啧,刚才是不是太招摇了。都怪张继科儿,就不能收敛下!不过也怪自己,走不稳必须让他扶。

闭上眼越想越烦,丁宁睁开,稍向前倾,给了张继科一个眼色。张继科心领神会地随她出来。

外面人多眼杂,俩人一直一前一后,直到拐弯进了楼梯间把角,两人才停站在一起。

“张继科儿咱俩刚才——”
话没说完,丁宁就被张继科逼退几步抵在了墙上。知道墙凉,张继科将手垫在了丁宁背后。
男人的吻带着野性与征服霸道袭来,吮的丁宁上下两片嘴唇发麻。丁宁的手置在他胸前,猛力相推,但女人的劲儿实在太过弱小,他纹丝不动,反而加强了攻势。舌在一个换气间陡然侵入,勾逗着丁宁直往后闪躲的丁香,一个卷入不似邀舞更似占有,完完全全的占有,她无力回击。
一吻缠绵,攻势不减,丁宁实在是扛不过张继科的热情,拍着他让他给自己喘口气的机会。张继科这才撤了力气,看着丁宁小脸潮红地喘着粗气。

“你……你……干什么……”丁宁抚着胸口,捶了他一下。
“干什么?”张继科一下子又揽了丁宁的腰,往前一带,让她贴住自己,“你穿成这样,我又是个正常的男人,你说我想干什么?”
低音炮的攻势铺天盖地,听的丁宁耳朵投降,心突突地越跳越快,脸更红了,“……流氓,这是公共场合!”
“公共场合怎么了,咱还没试过呢,要不咱来来?”张继科坏心眼地笑着撩拨她,看她头越埋越低,绯红蔓上了脖颈。

“没个正形!”丁宁一个猛推,正了颜色,“走走走,回去吧,单独出来不好……”

丁宁说完便左转出门,张继科看着她落荒的背影,歪嘴咧了个笑,整了整衣服,也跟了出去。




————————————



北京的夜还是有些冷的,丁宁趁没结束赶紧提前出来,裹了裹棉服,钻进了一辆车。

大飞一看她进来,立刻回头,给了她一罐搁在车载保温箱里的八宝粥,“宁儿,继科交代了,赶紧趁热吃”

丁宁道了谢,大飞又多看了几眼,啧啧两声,“是好看!”

“大飞哥你就别夸我了,我这被表扬的都要上天了”丁宁拉开拉环,摇头无奈地笑了笑,掰直勺子,舀了一大勺。

“夸啥了”车门开了,张继科也坐进了后排,咳了一声,就着丁宁的手就把刚舀的粥喝了。

“诶张继科儿,你要喝自己拿!”

“就喜欢喝你的”张继科向后靠在了座背上,眉毛挑了挑,痞痞坏坏的样子让丁宁脸不自觉发烫。

大飞哥依旧秉持着不看不听不说三不原则,目视前方,屹立不动,坚持着作为司机的操守——绝不能跳窗逃车。

丁宁很快就吃完了这罐八宝粥,懒懒靠在张继科肩上,昏昏欲睡。张继科的手不安分的在丁宁的腿上滑来滑去,隐约黑丝没住了罪恶的大手。丁宁迷迷糊糊地拍打几下,没啥作用,便放任了他。


终于到了楼下,
张继科早已被体内的躁动催促地不耐烦。看了眼还在磨叽的大飞,
“大飞你赶紧回家吧,这车先放我这儿了。诶,趁现在还有空车赶紧,拜拜您嘞”

大飞一望后视镜,把钥匙一抛。一股恶寒,摇摇头:得,赶紧跑。

大飞离开后,车里只剩两个人。丁宁打了个哈欠,伸手要开车门。


滴滴,车就被锁了。

丁宁一下子清醒了很多。这是在法治在线看到过的案例再现啊!通常是有不法分子意欲实施犯罪——丁宁猛地转过了头,却一瞬间被张继科压在身下。

张继科一路上已经忍到极限,手上的动作有力又快,三下五除二就把丁宁棉衣脱了。

“张继科儿你疯了”丁宁反应过来,拦他,“这是车里,大哥!你想……你想內……內什么,咱…咱也先上楼啊”

“床,沙发都试过了。可车里还没有”张继科的手从裙摆下端伸了进去,将丁宁的胖次扒了下来。丁宁交叠挡住的手被张继科分到两边,他俯下身轻咬丁宁雪白的脖颈。轻咬,继而又是密密麻麻的吻。张继科略干的唇在丁宁的脖子上肆虐,有些刺痒,有些难耐。丁宁不止地扭动,膝盖也弓起来抵开他。

张继科呵地低沉一笑,陡然将丁宁翻转,一拉到底,裙子被剥开,露出了白的反光的脊背。张继科的手从侧面进入,握住了刚好盈手的柔软。

丁宁是挣扎的,但力气终究悬殊。她感到张继科的吻星星点点落在后颈,沿着脊线,在最min gan的地方折磨她。

恍惚间她听见了ku lian拉开的声音,之后便一下子被火热填满。

他动了,她跟着他动了。有些羞,丁宁抓着座椅的角,抿紧了唇,跟着一波一波地晃。她仿佛能想象,这个车的幅度,甚至有人正要走过来。

猛然紧缩,张继科闷吼出声,“……宝贝儿,你想夹duan我吗”

丁宁把头埋在座椅里,不说话。

张继科坏笑了下,突然加速,律动,丁宁娇声脱口,止不住。
两人都已疯狂。

几番鏖战,筋疲力尽。

还好够宽敞,张继科拍了拍前座,回手抱紧了丁宁。丁宁的发已经被汗打湿成绺,贴在额前颈上。


“宝贝儿,先别睡,咱回家。”
“……张继科儿……你个大色狼”
“我的锅我的锅……诶今天你不拿到平底锅了嘛,红太宁,来来来,拍飞我,我一定会再回来的。”张继科笑了,贴脸在丁宁肩上。
“……幼稚,哼”丁宁轻轻吐字,抬起手,向后够着张继科的耳朵。

“抱我上去,我没力气了……”
“成”张继科啧了一声,“susi”

评论(143)

热度(229)

  1. 亡命徒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