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张继科与丁宁的故事

大概很快就会禁,赶紧看




“好了没”

“等会儿等会儿别催”

……

“好了没啊”

“别催别催!张继科儿你能不能有点耐心”




张继科穿着个荧光色的大裤衩,叉着腰在卫生间门口盯守。

女人试个衣服真磨蹭。

他不耐烦地抬手呼噜呼噜后脑的发,胳膊肘抵在了墙上,一下一下地摸捏着下巴。
嗯,好像应该刮个胡子。

“宝贝儿,你好了没有,我进来了啊”
张继科的手已经搭上了门把,浴室的门就突地开了,丁宁低着头,手搓着裙边的纱,慢慢地踱了出来。


张继科一下子僵住了,只见喉结不住滑动。

“……行行吗”丁宁第一次穿这样清凉包身的衣服,有种无措,含羞带怯。


张继科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
姚彦,好,有你的。
脑海里还有前几天姚彦递给他礼盒时狡黠的神情,她说这件伴娘装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丁宁穿上一定合适又惊艳。她还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他先看,说这样回来就没惊喜了。

好一个惊喜,真是除了他以外所有男人的惊喜。
张继科目光一凛,他已经能想象到那些男人豺狼虎豹般地眼神。

我艹,通通挖出来。






安静地可怕。
丁宁抬了红扑扑的小脸,瞥见了脸上表情精彩纷呈的张继科。
心里咯噔一下,有这么丑???

几步扭回了卫生间,高跟鞋好看,但是真不是给人穿的。丁宁深一脚浅一脚,站在了落地镜前面。

不是很丑啊。

荷叶袖的白色小短裙,非常棒地扬长避短。丁宁的胳膊被遮住,深v又隐隐约约地现了沟,短裙垂顺外笼根纱,微蓬又俏皮,两条玉白的长腿亭亭可观。除此,姚彦还早就搭配好了鹿角的锁骨链,垂在分明的锁骨之上,诱人又清纯。

挺好的啊。

丁宁正看着镜子疑惑呢,镜子里就多了一个人。

张继科抱着臂,冷冷,“脱了,咱不穿她这件,我带你买去,走”

“为啥啊,我觉得挺好看的啊。”丁宁在镜子前左右转着身子瞧看,“我觉得——”


“没商量,我艹我就知道姚彦一肚子坏水儿,这都是什么啊,这能穿出去吗”


丁宁转过身,面向张继科,不服气,
“反正我觉得挺好的,张继科儿你这就是直男癌,赤裸裸的直男癌。你没救了”
“出去出去”丁宁推搡着张继科出门,“我换下来,就这件了,你说啥都不好使,啊,别费力气了”



“好,你说的丁宁”

张继科一下子转过身,腾地把丁宁拦腰抱起,侧身进出门进了卧室。

丁宁的话还飘荡在空中,“腰,张继科儿你腰”,而人已经被扔在了卧室的大床上。

张继科站在床边。

丁宁扶床坐起。



“张继科儿你犯什么病”

“我再问你一遍,换不换礼服”

“不换,我喜欢!”

“你说的”

张继科的爆发力向来是惊人的。丁宁被晃了一下,就被压倒在了床上。张继科撕扯着她的衣服。

“张继科儿你想干嘛”

“干 你”

这件礼服是侧拉链的,张继科也不得章法,从裙摆下面掏进去撕扯着衣服,衣服很包身也很结实,张继科并不能扯开。

找准时机,丁宁为了保护心爱的小裙裙,猛起一脚。
呃——张继科捂裆,背都绷直了,扎倒在床上。

赶紧翻身下床,赤着脚哒哒地跑到卫生间,从里面锁上了门。
丁宁站在镜子前,急促地喘息着。
心想完了完了,惹着大爷了,回来又得装孙子陪笑脸说不定还得被吃个干净。
老天啊,
丁宁皱个苦脸,
谁能让张继科儿心眼大点啊


门轰地被推开,

丁宁愕然回身,
“卧槽?!”

周身气压低地可以,张继科像觅食的豹子般步步踏进,很慢很慢,声音也压的很低,
“钥匙还插在外面,你反锁有意义?”

丁宁刚张开口要说话,张继科就长臂一伸要来拉她。丁宁闪身避过,不顾三七二十一地就要冲出门口。

她低估了张继科。
从后面被人紧紧环住,她把她的弱点全然暴露在了敌方面前。

丁宁在抖,丁宁越抖,张继科越开心。密密麻麻地吻绕着脖颈,在耳后的脖侧打着旋儿,舌尖画着圆。丁宁的手被张继科的手制在她腰间,她抽动不出,只能摆着身子逃躲。她怎么能躲得开,她躲到哪里,张继科就追到哪里,她的敏感区全掌握在张继科手里,她就是饿狼叼住的羔羊。

丁宁难受地摇着身子,撞在张继科结实如铁板的肌肉上只是又一次震颤。她的喘息越来越急促,唇瓣微微张开,吐气如兰,
“别……别……”

张继科直了直身子,把嘴唇撤远,呼地朝丁宁脖颈吹了口气
刚湿潮的肌肤被风一带,顿时凉意四起。丁宁往右侧歪脖,全然不知又暴露出了优美的左侧颈线。

张继科寻了左侧,
“别什么,嗯??”

舔舐轻柔,却让人如遭重击。丁宁的腿软了,身子微微地向下滑,她难受得眼眶里全是液体,左躲右避不得解脱。

“我……我……我错了,我……不……穿了……”丁宁糯糯柔柔地讨着饶。张继科从来没这么对她过,纵然知道她敏感区所在,他最多只是坏心眼地挑逗一两回。
从来没有一次,如今日这般,像是折磨像是惩罚,让她求生求死。

“哦?”
张继科从她的颈窝里抬头,吻了下丁宁后脖的脊线。感觉丁宁整个人一颤,张继科心情大好。
“不穿了?那我们脱了”

“继科儿……”丁宁摁住他要拉开拉链的手,使不上力气,只得氤氲着眸子求他不要。
张继科看着丁宁这般模样,小腹一紧,宽松的地方渐渐涨满。

这次丁宁没有成功。拉链拉到一半好像夹住了布,拉不动,张继科也没什么耐心把布扯开,一撕一拉,裙子就扯开了。

暗了暗眸子,张继科把只有贴身衣物的丁宁抱回了床上。丁宁的挣扎如同虚设,被紧紧圈在他硬邦邦地怀里。

又回到了床上。丁宁缩成一团,企图阻止张继科的下一步。

张继科也不恼,一拉一摁,左手摁住她两手,右手扯掉了她内裤。
早就湿漉漉一片。

张继科看她掩眸侧头,羞臊难为情
呵呵地低笑出声,开了黄腔,
“湿成这样,不求求我?”

丁宁更加用力地阖着眼,脸上的红晕更甚。

张继科看了眼丁宁的私密。





蓦地睁眼,



“张继科儿!”丁宁尖叫出声,左右大幅度地扭着身子,眼睛里写满了哀求,“拿出去,别这样,别这样弄我……”

张继科俯下了身子,离她的脸只有一掌的距离,几乎半环在她身侧。
“拿出去什么?”

“……”丁宁急促地呼吸,摇着头

张继科加快了速度,粗糙摩擦着柔软。丁宁嗯啊,尖叫连连,泪从眼角簌地滑下,语句破碎不成调,
“手……啊……你的……啊啊啊……指”

张继科自然不可能答应,拇指不小心触到了凸起,轻轻地揉了揉,只听得呻吟之声大了一倍。

丁宁的身体在抖动,啊啊啊的声音密集连续,马上要冲破终线,张继科却迅雷不及掩耳地撤了手。

一下子跌进了万丈深渊。

睁开眼,丁宁眼睛微红,胸口极具起伏,看着张继科欲言又止。

“宝贝儿,想说什么?”
张继科也涨地难受,脱了裤头。边说着,边解着丁宁的内衣扣子。

丁宁的嘴唇张张合合,眼睛里是汹涌的情潮,可是她说不出口。

张继科把她推转过来,趴在床上。他的手滑过丁宁的脊线,丁宁嘤咛出声,带着哭腔。
张继科吻了上去,抬高了她上体,让她跪趴起来。舌顺着脊线一路向下,手也抓上了她的柔软。

丁宁彻底要崩溃了,
张了张口,“继……继科儿……”
张继科压制住喷薄的欲望,装作漫不经心,吻着,鼻音响出声,“嗯”
丁宁不自主地要晃动身体,张继科的大手又阻止了她。
“继科儿……”丁宁闭上眼,声音大了些

张继科停了动作,直了身子,把早已高昂的分身抵在她的入口。

又不见动静,丁宁动了动小屁股。

“想说什么”张继科在入口磨来磨去,就是不理会她的急迫。

“进来……”声音细如蚊蝇

“听不见”

“进来,你进来……”丁宁抛掉了所有的矜持

“让什么进来?”张继科的黄腔,一开就停不了

这是丁宁死活也说不出口的,丁宁只能颤抖着,她赌着,说
“我求你…………好哥哥……”




张继科一瞬间破功,炙热一直到底。

丁宁又是一声尖叫。

张继科的小臂夹住丁宁的腰,拳头抵在床上,整个身子贴服在丁宁的轮廓之上。

一下一下,丁宁觉得自己要被撞飞出去。

手摸锁着张继科的胳膊,推搡着,却被他将胳膊按在背上,更加用力地撞击起来。
少了一个支撑点,身体的敏感度更加高涨,丁宁无法自制地颤抖呻吟,哭喊求饶,
“慢一点,慢一点……继科儿……”
“啊……慢一点……我不行……不行……哥哥好……哥……哥……”


张继科的汗滴淌在丁宁背上,一冷,体内的热更加汹涌。
一瞬烟花,丁宁颤抖尖叫,软在床上。

高潮过后,整个人都禁不得触碰,敏感的红潮遍布全身。

张继科的分身绞在丁宁的身体里,他吸了口气,便又涨大一分。丁宁带着泪地目光直直转过来,哭腔浓郁,“不……不不要了……继科儿继科儿……”

张继科看她的样子,有些不忍,却难填欲壑。
他柔声说,“最后一次……就一次” 接着就又抽动了起来。

丁宁被快感席卷的头晕眼花,手死死地抓住床单,呻吟声柔媚入骨,嘤嘤铃铃。

当张继科终于释放,两个人才终于得到解脱。



张继科抱着昏昏欲睡的丁宁,吻着她湿漉漉的鬓发,
独自碎碎念叨着,也不管丁宁能不能听见。

“穿成那样怎么行”
“我可没那么大度”
“不这他妈是个男的也大度不了啊”
“丁宁你个磨人精”
“就知道气我”
“今天要踢坏了,你以后就守活寡吧”
“嗯。不过是我激动了。我错了,跟你道歉啊。就这一遍啊,明早我就不说了”
“真是”
“次次想把你捂兜里”
“你说生的这么好干什么”


这侧丁宁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张继科偷摸下床,检查了门窗,把客厅和卫生间的灯都关上。

回到屋里,墙上的挂钟正正好好重叠十二。

踩灭地灯,两人交颈而卧。







第二天

“姚胖……那个那个啥……伴娘服坏了……不过你不用急,张继科儿说带我去看条新的……”

“啊?坏的?那找他换啊,那件多好看啊!”

丁宁五官皱成了一团,摸了摸鼻子,“那那个啥……是是张继科弄坏了……反正就是得再选一条了……”

“亲爱的!”姚彦义正言辞,“男人是不能惯的!美,当然是要展示出来的嘛,要不谁知道!!!啊这都不用想,你告诉我,是不是你试衣服时让张继科看见了”

“他说他要看看……”

“这个无耻的人,我跟他说过不要看不要看嘛!”

“姚胖我——”

“不过啊,啦啦啦!!!机智如我当然猜到啦!!!哈哈哈,我明天把这一件给你寄过去!!!”

@不琪而遇 @回不去的时光kkw 

评论(18)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