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张继科与丁宁的故事

感君明珠

香港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小时候经常被母亲带去探望念书的父亲。父亲是03年初赴的港,我以为那是他第一次行至,可是他否认了,他说他第一次去是在95年,办的护照入的境。
他声音很低,说,那时那里还挂着英国国旗。

我第一次接触香港回归,是在懵懂时被老师带唱七子之歌,老师说,原曲多首,这首最有名。澳门香港回归的时候,她们全家等在几寸的小电视机前,彻夜,哭的不能自已。

我第一次去懂它,是在小学时,学了一篇有关香港回归的文章。97年时我还只是个胚胎,我从未恨自己生的如此迟。我又是一个眼眶子很浅的人,看个感动中国听个革命故事都能稀里哗啦,故而觉得错过当年,真的是一件很不痛快的事。

香港回归,军人和翻译是最重要的两拨人,能武能文,能刚能柔,这样的设定真的是十足的完美。一直深陷情怀,稀里糊涂地和歌而哭的我,这次也真的在盘子的椽笔下,具体地了解了些当年的事。交涉不是仅仅两个字,而是咄咄地唇枪舌剑,你来我往。英国不是纸老虎,收还也不是像字面上这样的一笔带过。刚兮毅兮,正兮笃兮,并没有如今这般国际地位与国力的当年中国,大概全靠这口气顶着。

不得不说,除了两位主人公,还有不可或缺的三方配角。传统式严父对儿子的欣慰,传统式慈母为儿子的自豪;爽直的东北母亲对女儿的在意,憨慈的东北大汉为女儿的细腻;没有他们,就不会有壮志刚毅的军人,和果敢自信的翻译。还有两位,应该是港地的一对准父母,为回归祖国而激动,那是澎湃中国心的港人缩影,当然,还要加上肚子里先卜先知的小宝贝。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很小的时候外公就告诉过我。所以要有多深的情和义,才能撼动铁一般的自律。
大概是骨子里流淌的千古相通,抑或是对人对人民极度负责的坚持。
这是中国军人,是世界上哪一国哪一地区都只能仰望的中国军人。

盘子写了离骚里我最喜欢的一句话,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我笃坚志,万死无悔。
希望未来有一天,我也可以做到。







每次盘子的AU无论从立意或是文笔都是无可挑剔的。
巴蜀养浩,钟灵毓秀,佳人绝代。@臻子的粉彩盘子 

评论(1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