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张继科与丁宁的故事

胖球队家属(四)


主:宁女




少女第五次欲言又止。

丁宁搅了搅面前的杨枝甘露,撑了腮帮子看她,噗嗤笑出声,“干啥那么紧张”

少女看了看眼前一动未动的杨枝甘露,
暗自吞咽了下,

“……小姐姐,我好像在做梦”

“哈哈哈”丁宁把勺放下,手肘撑上桌子,双手托着脸,“小白你太可爱了,我怎么觉得你不像我们胖勺,只像个迷妹啊……”

“我……我从里约入坑,认识东哥之前,就躺平科宁坑底了……”

“科宁坑”丁宁眼睛弯了弯,带着疑惑和难以置信,声音带着笑,“我们怎么坑了”

“小哥哥不坑,小哥哥总给我们发糖”少女小声嘟囔,摇了摇头

“不要酱紫”丁宁捂住了脸,哎呀一声,“我猜下一步又要说我打太极了”

少女很用力地在点头。


“诶”丁宁把手放了下来,瞪大眼睛,“对对对对了,张继科儿跟我说你有写我俩的文!”


少女一动不动,脊背发凉,连连摆手,“不不不不不这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等我找找”丁宁解锁了手机,点开了绿色L的图标,“你看看你看看我容易嘛,为了看个文还下了个app,64G不够使啊,回来还得买个128的……”
“诶,我好像有印象诶,诶对,我加你了诶,这个这个,粉色猪蜜蜂这个”

“其实我可以解释的——”

“啊对了!你开车挺6啊,偷偷告诉你,我看了有脸红欧,嘿嘿嘿……”


……
少女眉毛跳了跳,看着对面捂了嘴放小声音,一脸神秘兮兮的比自己大八岁的幼稚鬼,鼻子里发出几声哼响,

“姐你确定……”

“当然啦!人家还是宝宝!”

“我刚上小学的时候你好像就在看腐漫了……”

“小白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宁姐我错了”少女还是认了怂,舀了勺面前的杨枝甘露,“杨枝甘露啊杨枝甘露,你个磨人的小妖精……”
“诶”丁宁吃了一大口,“小白我加你个微信吧”



!!
!!!
少女心里炸金花,压制住了喷薄而出的喜悦,装作很淡定,“嗯,好啊好啊”
“行,成嘞”丁宁扫完就划着看,嘴里咬着勺子。
“姐,你和科哥平时在朋友圈里秀恩爱吗”
“啊?”丁宁拿出勺子,“……秀,秀一点?”

“……一点?”

“好吧我是被迫的”丁宁把眼神缩回了手机,“你要知道张继科儿这个人直男的很,没事就发偷拍我的照片。你懂他那个直男技术!天哪,虽然你们总嫌弃我只会糊贴纸不会p图,但回来你们看看张继科儿拍的,那个丑,你们就会倒向我了!
还有,你得好好管住小胖,他已经有点像他科哥这方向发展了,你要悬崖勒马,勒住!勒住!”她的手势紧密地配合了语言。

“好想看……”
“你个黑粉,你是张继科儿派来的对不对!”
“……不想……不想看”
“嗯,对,跟姐一拨有零食吃,你家胖早就醒悟了”

少女捂了脸,啊,疼。

“诶姐,你和科哥处了那么长时间,为什么郭炎姐第一次直播还设么都不知道啊,看起来不像装的……还有李叔楠姐,还总拿胃药开玩笑,16年体坛还说要领红本本,这小哥不会要炸吗”

“你傻啊”丁宁翻了半个白眼,“这事儿能嚷嚷嘛,不都得捂着扣着,尤其是对郭炎姐和宁姐这样的大家长!她俩都不怎么喜欢张继科儿,我说了不是撞枪口吗”

“那这么长时间……厉害了!”

“你要知道,虽然你科哥经常露馅,但是我还是很坚挺的。拍到看到,就拿好朋友填和过去就成了,死不承认,谁有办法?”说着,丁宁得意地摸了摸后脑勺的头发。

“可怜的老粉”少女唉地叹了声气,搅和了杨枝甘露,舀了一勺,“太惨了太惨了,得亏我16年才入坑”
“诶诶诶,我们也没有这么对不起你们好吧”丁宁把手机反扣在了桌面上,“不过你们真的很厉害”
“17年打深圳直通,看见你们做的横幅了,虽然很浮夸但是很醒目啊!哈哈哈欧对还有超话,永远在体育榜前十,不想看见都不行——”

“所以你把它关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让关的”丁宁的嘴张成o型

“因为小哥哥发糖,你撒砒霜,我们都习惯了”少女面无表情地又吃了一大口。

“哼!你们这是偏见!赤果果的偏见!”丁宁嘟了嘴,靠向椅背,抱臂,“张继科奥运还说不是女朋友是朋友呢”

“你俩一避嫌,我们这儿哭死一片。姐咱能比点好的嘛,比比发糖,这撒砒霜比什么比!”

“河南!啧,那个那个那个,那个什么来着,公益行,我是不是发糖了!诶,你严肃一点,是不是!就问你是不是!”

“是是是,给您比心。”
“我们都以为马上就公开了”
“苦等一夜啊”

“诶呦我天,这都打主力,公开怎么可能。怎么也得一个退役了才行”

“唉,想想当初,现在真是泡在蜜罐里”少女啪地打了个响指,“对了对了这个给你”

“这啥”丁宁翻开看看,“投资评估?”

“嗯”少女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我做调研,刚好给你们拿一份参考。学经济的,只能做点这些。别嫌弃啊,一点点心意……”

“哇这个好”丁宁把它放进了自己的白色双肩背,“不错不错,有了你小胖以后可以高枕无忧,胡吃海塞了!哈哈哈,这个不错,管钱”

“算了吧姐”少女捏了捏鼻子,哼唧一声,
“姐你不会真要打东京吧……我的西罗和柠檬啊”

“打一天算一天吧,上面有上面的决定,咱能带就带。女队不比男队,博雨还有你家胖,女队这边还是薄弱点,小队员基本功可以但临场心态经验什么的还要练。总之,没有奇才,只能慢慢来”

少女像是想到了什么,翻了个白眼,“不还有第一美少女呢吗”

“美少女?”丁宁挑了挑眉,“枣?”


“姐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少女给丁宁连连作揖,“放过我放过我,别这么叫,咱叫刘行吗”


“哈哈哈”“你们反应比我都大”丁宁吐了吐舌头,眯眼摇头,“好好好……”


“港真,姐,咱先不说她怎么怎么样,鼓动没鼓动引导没引导舆论”
“她那群粉丝,尤其是cp粉,就是一群傻哔——”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这两年撕了多少回,毒瘤,害虫,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倒贴,碰瓷,捆绑我哥不放手,眼瞎,心瞎,心比天高,身为下贱,命比纸薄——”


“好好好,消消气消消气”丁宁拦了服务员,要了杯柠檬水,“不生气不生气啊,咱生气伤自己身体”
“原来我也气,但转念想想,又何必去管别人。我就打我的球,做我该做的事,咱问心无愧就行了。现在,这不该拿的都拿了”
“放心,善报恶报”
“它可能来迟,但绝不缺席啊”




TBC.

评论(52)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