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张继科与丁宁的故事

所以啊,人怎患孤寡




【壹】

丁宁拉着队医,一路左看右看做贼似的把他带到墙脚。

“您跟我说实话,他这个腰……”
“继科这个腰是先天性的,法子只有静养,一打球就肯定疼,这这这没办法啊……队里只能给保守治疗”
队医的话变着丁宁的脸色,“那怎么办啊”丁宁的眉头揪成结,眼眶都急红了,扯着队医袖子,“他怎么个意思”
“他……他你还不知道嘛……只能搏一搏”

“搏什么搏!”
陡尖的声音在空荡的体育馆里荡了几圈。
丁宁赤红着眼睛,“他就是个混蛋,王八蛋,他不要命”她戳着自己的胸口,“我要”



砰地把门推开,趴在治疗床上的张继科扭了头。
看见她,扯了个笑,一提身抬手嘶地吸了口凉气又捂住了腰。
下巴抵在床上,讪讪地咧了嘴,“宝贝儿”

丁宁的手抵在门口,抿着嘴。
听到这句话,别过头,抹了把脸。

再转过来,通红着眼睛看他,
不进不退,不言不语


张继科把脸闷在了枕头里,声音像从身后展开的翅膀里迸出来,喑哑含混,带着点硬艮劲儿,
“我艹别这样,丁宁,我知道你要说啥”

“你不知道”因为她现在千言万语也都哽在喉咙里。
丁宁吸了鼻子,把脸仰了起来。

她一往无前,搏神杀魔,楞着,闯着,从不犹疑。
今生最大的不知所措,
是因为懂他。





【贰】

张继科进来的时候,丁宁背对着门口,托着腮直愣愣地看着窗外。


初夏,天坛公寓里的花都开了,从这里望出去,丛丛簇簇,鲜艳欲滴。张继科默不作声,站在她身后,看着窗户里丁宁走神的影儿,也随着她怔着。

丁宁还在消化着刚刚从手机上看到的评论。
她应该调暗亮度的,要不怎么会那么刺眼。
可能,她更需要卸掉微博,现在自己全是负能量。

想着想着,胳膊肘哧滑一下,撞到了瓷杯。
一响,丁宁打了个激灵,回了神。巧巧看见了窗户上映着的张继科。

看见这个老男人穿着大背心裤衩,胡子都没刮的邋遢样儿,丁宁绷不住小小偷笑。
他抿着嘴,显然已经看到丁宁望见他,却欲言又止。

丁宁没转过身,看着窗子,笑,
“属耗子的啊,走路没声儿。啥时候来的?”

张继科舔了舔嘴唇,目光左右闪动,定在窗子,
“刚来……来看看你”

丁宁一推桌子,转椅咯啦转了过来,她扬起脸,
“看看我,看我瘦没”
笑脸盈盈,沐在窗外打进的光里。

张继科犹豫再犹豫,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手里攥着的手机嘟嘟有了几声微信提醒。

匆匆而来,只因方才看到流言蜚语的暴怒。
而如今,他看着她,什么也说不出。
不知道,她看没看到,他的安慰会不会平增负担。
不知道,笨嘴拙舌的他该怎么说。
这一年打头就难,难的让人怀疑人生。

他脸又黑了几分,手摩搓着,显得局促。
丁宁看着他,笑从眼里沿着鼻翼顺着脖颈滑进心脏。





【叁】

得到了你怎么放下,我心从不用粉刷

所以啊,我怎患孤寡







【肆】

这是两个关于爱和懂的片段。
顺便向你们
安利我单曲循环了一天的《动物世界》

评论(43)

热度(128)